豆,qq个人中心,晕车怎么办

admin 6个月前 ( 03-10 10:28 ) 0条评论
摘要: 共享汽车途歌多地遭遇用户排队退押金,谁来保证押金安全?...
又一家共享模式的企业用户遭遇退押金难题,这一次是曾经口碑还算不错的共享汽车企业途歌。

据《每日经济新闻》近日报道,12月19日,前来索要押金的人们把位于东四环西侧的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的TOGO途歌总部围了起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途歌工作人员边维持秩序边喊着:“大家可以在这里排队填表格登记一下,都是按照登记时间来排序,我们只能保证每天给15个用户退押金,你们也可以从APP上申请退款。”

新浪科技记者日前也在途歌总部现场报道称,从登记表上看到,途歌已登记用户的退押金时间已经排到了明年3月底。不仅仅是在北京,广州、成都等地广寒魔宫的用户纷纷前往途歌当地办公室排队退押金。因个别用户情绪激动,甚至发生了砸花坛、搬电脑、喇叭喊话等激烈行为。

2018年12月,用户在途歌总部办公室前台排队登记等退押金。

途歌总裁被堵停车库

据报道,途歌CEO王利峰在上周出现在办公楼下的停车库,随即被用户围住要求退还押金。用户质疑道:“48小时内能(退押金)吗?”王利峰回答:“最迟(48小时退),最迟。我一定保证大家能收到。”但是两天过去了,仍然有用户没有收到押金。

为了应对越来越多前来退押金的用户,12月18日,途歌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紧急发布了一则《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称,对于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还的用户,可以选择两种方式进行退款,一是可以登陆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途歌会遵循退押金流程进行信息审核和处理,核实完毕后可依照顺序进行退款;二是,如有到公司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信息为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去年5月23日,曾有媒体报道,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如果按照途歌声称的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

更何况,途歌面对的还不止只是要求退押金的用户,还有不下线车是什么意思少途歌此前的运维人员也站在了第二书包网紫色巨硕讨债的队伍中。“普通用户也就损失1500块钱,我们给途歌做运维的,少则1万元,多则3-4万元,有的人甚至更多。”小孙(化名)向记者表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报道称,途歌对车辆日常的运营维护基本都外包给了第三方公司,小孙的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收车,即把散落在城市各处的车辆统一停放到途歌的指定停车点。“我们的工资由第三方公司发放,每停放一辆车,途歌给我们提15块钱,但停车费、油费以及日常的小保养都由我们个人垫付,途歌答应给我们报销。”小孙说,他干运维已经有1年多了,起初途歌还能够兑现承诺,但从今年9月起,报销额度越来越少,目前途歌已经欠他4万余元了。

共享模式陷入盈利困境

种种迹象表明,在资本狂欢中出现的共享汽车行业,正在上演资本狂欢后的一场大撤退。

外界曾有预计称,到2020年,中国共享汽车的市场规模将从2016年的4亿元扩大至93亿元。

这一巨大的市场空间,无疑吸引着资本的目光。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企业已经超过400家,运营车辆数量超过10万辆。

以途歌为例,其创始人王利峰已经是出行行业的一位连续创业者,创办过国内最早的打车APP之一的摇摇招车和互联网打车平台“AA租车”。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途歌连续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据报道,其最后一轮融资就在两个月前,但这些融资远远无法满足途歌的资金需求。

从今山西首富张新明嫁女年9月份就有媒体爆出,“途歌账面资金所剩不多,公司招聘工作停滞”,几乎接近倒闭。投资机构也多以“临终关怀”的态度看待途歌。途歌在撤出南京市场后,北京、西安、深圳相继传出途歌拖欠停车费、运营范围缩小,大量员工离职的等状况。甚至个别地区的途歌车辆上也被张贴“欠钱不付”的字条。

新浪科技记者在探究途歌营运困局的原因时分析称,途歌租赁的车辆多是奔驰、宝马、奥迪等高端品牌,增加了车辆租赁和运营成本;同时途歌采用随借随停的模式,需要负担高昂的停车费成本;再加上途歌的免费加油系统,还需要负担油费成本。

途歌也并不是第一家出现资金问题的共享汽车企业。自去年3月友友用车倒闭之后,已经先后有EZZY、麻瓜出行、巴歌出行等共享汽车创业企业停运甚至倒闭。今年11月,已经试运营超1年的美团共享汽车业务也暂停试点。

即便不是创业的共享汽车车企,行业内的玩家们日子也不好过。首汽旗下的Gofun出行在2017年7月的增资信息中披露的财务状况显示,2015年Gofun出行营收为0,净亏损23.9万元;创汇电商学院2016年营收341.41万元,净亏损2368.61万元;截至20黄子韬被告上法庭17年4月30日,营收529.85万元,净亏损2300.71万元。

不少车企也推出了自己的共享汽车公司,比如上汽集纪伯伦致孩子最佳翻译团旗下EVCARD以及力帆新能源控股的盼达用车,这些车企系比创业系拥有更多的资金和车辆资源,但目前仍难说找到了合适的盈利模式。

“大多数共享汽车平台的运营车辆和运营模式都趋于同质孙耀奇化,这是因为,大家都还在摸索阶段。”一位共享汽车负责人曾分析,从系统平台、724小时运营能力、资源整合、资本,再加上重资产属性,共享汽车需要整合的资源豆,qq个人中心,晕车怎么办太多。

“共享汽车的关键在于能不能找到盈利模式。”有车出行CEO崔睿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他所知,截至2018年5月,共享汽车领域还没有一家能够实现整体盈利的企业。

谁来保证用户押金安全

而对于众多共享模式的支持用户来说,他们的困惑在于,众多企业倒下和退出后,谁来保证自己的押金安全?如果无法保证押金安全,共享经济还会不会有未来?

共享模式下遭遇退押金难的问题,途歌并非个案。ofo小黄车还在退押金的泥沼中苦苦挣扎,实际上,相似的一幕在去年另一家共享汽车企业EZZY身上已经出现。

去年10月新浪科技曾报道了EZZY的倒闭清算,而那些缴纳2000元押金的用户们至今未收到退款。

随着共享汽车用户数量逐年上升,交付押金所形成的资金池将迅速扩大,这笔“募集”来的资金具有无息性质,正因如此,押金去向一直颇受争议,如果资金池内的资金一旦出现问题,将给用户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

在与途歌运维人员小孙的交谈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知,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如若按照300万人计算,每位用户杨乃义押金为1500元,那么,途歌仅靠收取押金所撑起的资金池规模便高达45亿元,即便按照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其资金池也在30亿元规模上下,远高于ofo小黄车约19亿元的用户押金。

对此,消费者不禁要问:难道挪用、骗取押金,就是共享经济的常规手段?当企业通过共享实现不了盈利,侵吞押金就不得不为之?到底本能2谁来保障消费者的押金安全?

据悉,去年8月8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分时租赁经营者应采用安全、合规的支付结算服务,确保用户押金和资金安全,确保用户个人信息安全,鼓励分时租赁经营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

有专家呼吁,相关部门应尽快出台共享汽车、共享单车等行业的指导意见细则,对用户押金进行专户监管,防止经营者将用户押金与经营资金混同的不诚信做法。
责任编辑:陈华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柴草气化炉009-20-4009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h-ta.com/articles/89.html发布于 6个月前 ( 03-10 10:28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hi他!在线交友社区